记者观察:巴西伊泰普水电站从非议中走出的绿色品牌

图③:在伊泰普水电站的科技馆里,讲解员正在给学生们介绍伊泰普的环保计划。

一座水电站开始运作,也是新的环保工程的开始。只有把环保视为水电发展的一项永无止境的配套工程,不断提升环保水平,并将其与当地经济、社会发展结合起来,才是水电开发的可取之道。这是在被誉为巴西环保一面旗帜的伊泰普水电站采访时,本报记者感受最深的一点。

福斯伊瓜苏市是巴西南部的一座边境城市,靠近巴西、巴拉圭和阿根廷3国交界处。全球发电量最大、装机容量第二大的水电站——伊泰普水电站就坐落在这里。

安全运营30年,连续15年成为全球年发电量最大的水电站,每年吸引60万世界各国游客

全长5290千米的巴拉那河是南美第二大河,流经巴西、巴拉圭和阿根廷3国,蕴藏丰富的水力资源。40多年前,一场能源危机袭来,巴西和巴拉圭两国决定修建伊泰普水电站,以解能源供应之急。

自1997年开始发电以来,伊泰普水电站已经连续15年成为全球年发电量最大的水电站。2012年,水电站分别向巴西和巴拉圭提供了占总用电量17%和逾70%的电能。雄伟的伊泰普水电站已安全运营了近30年,每年都有60万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前来参观。福斯伊瓜苏也从当年只有两万多人的一个小城发展成为有近26万人的中等城市。

在伊泰普水电站工作了36年的巴西方总监助理马里奥·奥泽拉梅告诉本报记者,“论装机容量,中国三峡水电站是全球老大,我们是老二。我们既竞争,也互相学习。双方都在密切地关注着对方的发电情况。2012年伊泰普水电站的发电总量超过了982.87亿千瓦时,以0.18%的微弱比率险胜三峡水电站。”

伊泰普水电站新闻官霍梅乌向记者介绍,大坝全长近8000米,坝高足有200米,相当于65层楼高。电站装有20台单机容量为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。除发电外,伊泰普还具有防洪、航运、渔业、旅游及生态改善等综合功能。

伊泰普的成功激励了巴西发展水电的雄心壮志。目前,巴西正斥资930亿美元兴建20座水电站和34座大坝。其中位于北部亚马孙地区的贝罗蒙特大坝已完工20%,建成后将成为世界第三大坝。

像世界其他地方的水电工程一样,伊泰普大坝自1975年10月动土兴建以来也遭遇了不少非议,比如居民搬迁、“牺牲”了世界上流量最大的瀑布瓜拉伊,以及对植物和鱼鸟生存的影响等等。但通过过去几十年的不懈努力,今天的伊泰普不仅走出了非议,而且将自己打造成了巴西环保的一面旗帜,赢得了广泛的民意支持。民调显示,高达78%的当地居民表示支持这一工程,其中包括很多因建设水库而搬迁的居民。

“我们不仅要保护现有的河流湖泊,更要‘造’出好水。我们把这个过程称为‘培育水源’。”

站在近200米高的伊泰普大坝上远眺,环绕水库四周的防护林带就像墨绿色的绸带,沿着蜿蜒的堤岸缓缓飘向水天交接之处。眼前的美景似乎在诉说着这78%的支持率是怎么来的。

在水库和河流沿岸种植林带,一可保持水土,二可恢复原来的生态环境。“我们不仅要保护现有的河流湖泊,更要‘造’出好水。我们把这个过程称为‘培育水源’。”奥泽拉梅说。

伊泰普水电站占地面积约为3000平方千米,其中1040平方千米被巴西政府划为生态保护区。奥泽拉梅对记者解释,伊泰普以水库堤岸为起点、向外200米为半径植树造林,仅水库沿岸植树2000多万株,使水库边的林带与热带雨林连接起来。伊泰普浩大的植树工程从伊泰普所在的福斯伊瓜苏市沿河而上,一直伸向东海岸的里约热内卢,包括支流在内的沿河两岸均种下了宽30米的林木带,整条植被线千米。

伊泰普环境总监尼尔顿·米盖尔对记者说,水电站的核心是“水”,“没有好水质就什么都得不到。”20多年前,该地区很多土地因为没有适当保护而出现干裂,水体也因为富营养化引发藻类等浮游生物迅速繁殖。如今,伊泰普水电站附近的耕地在巴西最为肥沃,农田价格也最高。记者看到,附近一个面积约为1.96平方千米的小保护区,曾经荒瘠的土地如今一片生机,长达27.1千米的沿河林带郁郁葱葱,百余住户家家都在树丛中,还有37个小型的牛奶厂和养猪场。这样的保护区在伊泰普周边足足有194个!

随着环境的改善,养蜂业也“青春重现”。10多年前,由于水库建设造成环境变化,养蜂业基本消失。现在,记者在当地市场上看到,除了有蜂蜜、蜂胶等传统蜂类产品,还有用蜂蜜加工而成的香皂、护肤品、洗发露等16种副产品。尼尔顿告诉记者,最近7年来,养蜂业成了这一地区的一个大产业。

伊泰普在水库附近利用6千米的天然河道和4千米的人工河道修建了一条供给鱼类产卵的渠道。每年10月下旬至次年3月,上百万条、共154种鱼类通过贝拉维斯塔河向水库方向涌去,平均耗费3个星期的时间逆流而上冲进水库。

本报记者在鱼道边缘发现,刚刚10月初,就有不少鱼群的“先遣部队”已经抵达进入水库的“最后冲刺阶段”。由于前方水势十分湍急,它们暂时聚集在水势较缓的弯道“整休”,蓄势待发。

已经在伊泰普工作了30年的水库兽医部负责人多明戈·费尔南德斯向记者介绍,鱼道的水势和水速都经过精心设计,通常水速不超过3米/秒,水面不低于0.8米。鱼道的建成,对于多个鱼种的保育效果十分明显,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环境改变对鱼类的影响,促进了当地鱼类天然和人工再生产的研究。到目前为止,通过鱼道回游到水库产卵繁殖的鱼种约80%为原水体中有的鱼类,还有超过10%的鱼种为迁徙而来。巴拉那河的鱼类正在找回昔日的生存环境。“在保护区区域是禁止捕鱼的,但每年3月至10月非鱼类迁徙期,在水库上游2千米以外、下游3千米以外的水域内允许捕鱼,且30年来鱼道推动了渔业的兴旺和发展。”

“水电站的功能不仅仅是发电,它同时也应带动周边地区经济、社会、科技等各领域的发展。”

伊泰普水电站建成后,电站公司和当地政府为进一步推动高新农业发展,成立了伊泰普生物燃料科技园。科技园一方面为当地居民提供养殖和种植新技术,另一方面指导他们利用沼气能源,开辟了一条水电站与当地农场共同发展的绿色农业新路子。

记者来到了距伊泰普水电站大约40多千米的克伦巴里农场。农场主人佩德罗今年只有22岁,可作为农场第三代继承人,在这儿已经工作了5年。他对记者说,他在大学预科主修农业技术,目前正一边经营农场,一边学习工商管理。

佩德罗告诉记者,15年前,他的祖父买下这片农场时,只是一个仅有500头猪的小型家庭农庄。如今,这里已发展成为拥有5000头猪和几百头肉牛的大型农场,每月的毛利润约为30万雷亚尔(1美元约合2.2雷亚尔),在整个区域首屈一指。他笑着说,“这真是一个赚钱的行当。比较而言,我们家2平方千米的农场远比其他地方10平方千米的农场收益要好。”

为了节省能源,农场在2008年就购买了一台小功率的沼气发电机,开始利用沼气发电。新科技的运用初显成效,克伦巴里决定加大投入,正好碰上了伊泰普水电站科技园生物燃料研究中心成立,中心的技术人员立即表示愿意帮助克伦巴里农场实现电能的“自给自足”。

“沼气发电节省了很多费用。”佩德罗说,“如果每个月只使用电网供电,电费约在1500到1700雷亚尔之间,沼气供电后这个费用降至400雷亚尔左右,不仅成本降低而且更加环保。”建造沼气发电系统的一些管材,也大多都是科技园利用伊泰普公司的下脚料制造的。据佩德罗介绍,2010年到2012年期间,他还将沼气生产的多余电力卖给了巴拉那州的供电系统。

克伦巴里如今已是远近闻名的模范农场。佩德罗说,有不少农户来这里参观,学习他们的养殖模式和沼气发电。科技园负责研制沼气发电的技术员阿尔伯托告诉本报记者,目前在这个地区有3.6万家农场,其中2.5万家都是家庭小农场,平均规模只有0.3平方千米,科技园目前正在面向这些农场推广沼气发电技术。

除了沼气发电之外,伊泰普投资建立的科技园还向农民推广先进的农业技术。佩德罗说,“一般25千克的猪仔在我们农场养4个月左右,就能长到130千克了,这时我们就会把它们卖到肉制品加工厂去。”据介绍,这些肉猪之所以能每天长1000克多,主要就是因为饲料优质。克伦巴里农场使用的玉米饲料,或靠自己种植,或从附近农场购买,再加上橙子、柠檬等制成的混合饲料。玉米选用了长势最好、富含蛋白质最多的种子培育而成,而混合饲料的配方也有不小的科技含量。科技园的农业新技术在佩德罗的农场得到了充分的运用。

伊泰普科技园研究中心总工程师拉法·冈萨雷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科技园与农户的合作不仅是一个理论用于实践的经济行为,而且也是一个环保行动。“通过技术,农户提高了生产率,减少了能源和资源浪费。”

为了了解农民所需,研究中心每周派6名技术员外出到各个农场了解情况,询问他们有什么新问题,和农户商量解决问题。拉法说:“今天的伊泰普已经与当地民众融合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。”尼尔顿说,“水电站的功能不应当仅仅是发电,它同时也应带动周边整个地区经济、社会、科技等各领域的发展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